潜江市竹根滩镇律师咨询:集资诈骗罪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9-19      浏览量:3650
征和律师事务所

征和律师事务所 联系电话:13720155123 / 027-65026912。

征和律所的核心法律服务为债务、合同、工程款等经济民事类纠纷。

江西省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21)赣11刑终92号

原公诉机关弋阳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余*宾(曾用名潘*荣),男,1988年6月17日出生于余干县,汉族,大学本科文化,户籍所在地余干县;因涉嫌集资诈骗罪,2019年6月21日被余干县公安局抓获归案,同日被弋阳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25日经弋阳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弋阳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弋阳县看守所。

弋阳县人民法院审理弋阳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余*宾集资诈骗一案,于2020年11月13日作出(2020)赣1126刑初9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余*宾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于2021年1月2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了上诉人余*宾,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被告人余*宾原为弋阳县农商银行杨桥分理处主任,其以帮他人贷款“过桥”为由,从2013年开始许诺高额利息向社会不特定人员吸收借款,因长期支付高额利息等原因出现资金亏损。2018年8月份左右,被告人余*宾想通过网络赌博的方式赢回亏损,其以资金周转、“过桥”、银行理财等欺骗的手段,向周某等14名被害人吸收资金,并在收到资金的当天将其中的134.2万元直接用于网络赌博上分,其余款项用于拆东墙补西墙和个人消费,累计集资数额407万元未能归还。被告人为逃避被害人追款,于2019年4月22日离婚,2019年5月离职,并向余干县公安局石口派出所申请办理余*宾的居民身份证,之后不知所踪。被告人余*宾集资诈骗具体如下:

1.周某在2019年3月7日因办理贷款业务认识余*宾,当时余*宾提出其一个客户贷款资金快到期了,向周某借款5万元。2019年3月12日,周某将5万元借给余*宾,至今未还。余*宾在收到该笔借款后,当天将5万元连同账户中的余额共计13.7万元转入“李超”账号,“李超”为网络PC账号,用于赌博上分。

2.徐某是出租车司机,因余*宾经常乘坐其出租车而熟悉。2017年3月至2019年1月期间,余*宾以理财为由,并承诺月息2分支付利息,共借款三笔,总金额达35万元。余*宾只支付了2.6万元,至今尚有32.4万元未归还。余*宾在收到借款后,并没有进行理财,而是立马将资金转让“叶某2”“叶志兵”等人账号,偿还其欠叶某2、叶志兵的借款。

3.陈某2在2018年8月因办理贷款业务认识余*宾,之后余*宾以帮人过桥为由,共向陈某2借款33万元。陈某2按照余*宾的指示,将18万元借款转入余*宾指定的一个户名为“汪某”的账户。其他借款转入“时正荣”账户和用于赌博上分。余*宾已还20万元,还有13万元本金未还,借款资金为偿还其欠汪某、时正荣的借款。

4.叶某1住南岩叶坝,因余*宾是当地农村信用社主任,时间长了自然熟悉起来。2019年4月3日,余*宾以过桥为由向叶某1借款30万元,约定月息3分,借款一个月。至今本金30万元未归还。余*宾在收到借款后,当天将28万元转入“胡某2”账户用于偿还胡某2的借款;1.6万元转入“陈海桃”账户,“陈海桃”为网络PC账户,用于其赌博上分。

5.舒某1因在2019年4月份办理贷款业务与余*宾认识。2019年4月23日,余*宾以贷款第一个月必须用5万元以上为由,向舒某1借款5万元,至今未还。余*宾收到该借款后,当天将3.8万元转入“顾科”账户,“顾科”是网络PC账户,用于其赌博上分。

6.陈某1在2019年4月4日去农村信用社杨桥分行办理业务时认识余*宾,余*宾以过桥为由向其借款20万元,期限一周,余*宾只归还10万元,尚有10万元未归还。余*宾收到此笔款项后,当天将16.5万元转入“叶某1”账户,用于偿还其借款;将3万元转入“陈海桃”账户,“陈海桃”为网络PC账户,用于赌博上分。

7.2019年4月6日,余*宾以为客户还款为由,向俞某1借款5万元,约定只借几日,至今未还。余*宾收到该笔借款后,当天将4.4万元转入“陈海桃”账户,该账户为网络PC账户,用于赌博上分。

8.姜某与余*宾是经朋友介绍认识的,2019年1月因需要贷款找到余*宾。余*宾以资金周转为由向姜某借款10万元,姜某于2019年3月4日转款10万元给余*宾,约定借款一个月,至今未归还。余*宾收到该笔借款后,当天将5万元转入“郭益科”“何添宗”,“郭益科”“何添宗”为网络PC账户,用于赌博上分;余款转“刘志凡”“叶佳飞”账户,用于还借款。

9.2019年4月10日,余*宾以过桥为由向王某借款5万元,承诺几天就归还,至今未归还。余*宾在收到此笔借款后当天转入“陈海桃”账户4.5万元,该账户是网络PC账户,用于赌博上分。

10.2019年3月25日,余*宾以提高贷款额度为由,约李某1至杨桥信用社,向其借款10万元。余*宾收到该笔款项后,连同时政荣转来的20万元,当天将20万元转入“胡某2”账户,用于还借款;将9.6万元转入“陈海桃”“郭益科”的网络PC账户,用于赌博上分。

11.李某2因贷款业务认识余*宾。2019年4月9日,余*宾以过桥为由,向李某2借款5万元,借期5天。约定到期后,李某2即发现余*宾不知所踪。余*宾在收到此笔借款后,将其中的4.5万元转入“陈海桃”账户,“陈海桃”为网络PC账户,用于赌博上分。

12.鲍某与余*宾是朋友关系,自2018年12月20日以来,多次借款给余*宾,目前余*宾尚有115万元未还。2018年12月21日,余*宾收到鲍某转入资金15万元后,当天将7.7万元转入“孙渊栋”“陈雪茶”账户。2018年12月23日,余*宾收到鲍某转入资金10万元后,当天将4万元转入“孙渊栋”账户。2018年12月26日,余*宾收到鲍某转入资金5万元后,当天将5万元转入“陈雪茶”账户。2019年1月8日,余*宾收到鲍某转入资金30万元后,当天将4万元转入“孙渊栋”账户。2019年1月9日,余*宾收到鲍某转入资金20万元后,当天将17万元转入“孙渊栋”账户。“孙渊栋”“陈雪茶”账户为PC账户,用于余*宾赌博上分。余*宾共计使用鲍某借款中37.7万元用于赌博上分。

13.舒某2与余*宾因朋友介绍熟悉。2019年3月份,余*宾以过桥为由,向舒某2借款20万元,期限半个月,到期后并未归还,该笔钱为偿还他人借款。

14.翁某与余*宾是朋友关系。2018年9月12日、10月11日,余*宾向分二次向翁某其借款各10万元,共计20万元,之后陆续还了12万元,目前仍有8万元未还。2018年10月11日,余*宾收到翁某10万元借款后,当天将9.2万元转入“王剑”账户,“王剑”是网络PC账户,用于赌博上分。

15.饶某因办理贷款业务与余*宾相识。2019年4月15日,余*宾以资金周转为由向饶某借款15万元,借款一周,一周后余*宾不知所踪。余*宾将10万元转入“陈某1”账户偿还其借款;将2万元转入“顾科”账户,“顾科”是网络PC账户,用于赌博上分。

16.胡某1与余*宾是同一批次考入江西省农村信用社的同事。胡某1从2014年底开始与余*宾有资金往来,截止2019年6月,余*宾欠胡某174万元未归还。胡某1转给款项中,一部分被余*宾用于归还俞某2、胡某2、童军、谢冬英、叶光荣、蓝林惠、刘泽等人的借款;一部分用于“顾科”“郭益科”“李超”“陈海桃”等网络PC账户,用于赌博上分。2018年10月28日,余*宾收到胡某1转入资金18.64万元后,当天将13万元转入“王剑”账户。2018年11月23日,余*宾收到胡某1转入资金后,当天将2万元转入“孙渊栋”账户,将1万元转入“孙溪松”账户。2018年11月25日,余*宾收到胡某1转入资金10万元后,当天将9万元转入“顾科”账户。2019年1月28日,余*宾收到胡某1转入资金后,当天将5.9万元转入“顾科”账户。2019年2月26日,余*宾收到胡某1转入资金10万后,当天将5万元转入“郭益科”账户。2019年3月6日,余*宾收到胡某1转入资金10万元后,当天将5万元转入“郭益科”账户。2019年3月11日,余*宾收到胡某1转入资金13万元后,当天将3万元转入“李超”账户。余*宾共计使用胡某1借款中的43.9万元,用于赌博上分。

原审判决认定以上事实,采信了以下证据:

(一)书证

1.余*宾借款信息汇总及转账凭证,证明余*宾向周某等18人欠款金额407万元,余*宾向周某等额借款的银行转账记录和微信记录。

3.人口信息全项查询,证明余*宾具有完全刑事责任年龄,无前科,潘*荣与余*宾(身份证号3623291988××××××××)属重复户口,潘*荣户籍于2014年6月20日被注销。

4.归案情况说明,证明2019年6月21日上午,余干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在余干县将余*宾抓获归案。

5.余*宾与占某的离婚协议书,证明离婚日期为2019年4月22日,离婚协议约定女儿抚养权归男方,抚养费由男方承担,女方不出抚养费,双方婚姻存续期间无共同财产,债务约定,双方于2018年在弋阳县蓝海村镇银行贷款20万元整人民币全部由男方偿还,双方于2019年4月份在弋阳县农商银行贷款35万元人民币,全部由男方偿还,双方各自名下的债务由各自承担,另一方不偿还。

6.占某贷款情况说明,证明占某与余*宾于2017年9月6日登记结婚,于2019年4月22日登记离婚,占某于2017年4月10日在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弋阳县支行办理了个人二手房贷款,贷款金额为36万元,期限300个月,还款方式为等额本息,每月还款2293.2元,该笔贷款已于2019年7月11日。

7.余*宾和宣海兰银行账户资金往来明细、余*宾用于赌博上分的统计表,证明余*宾使用其自己的银行账户和由其掌控的宣海兰的银行账户在收到他人转入的借款资金后,立即转入网络PC账户用于赌博上分134.2万的交易记录。经弋阳县公安局统计余*宾用于赌博上分的资金总额为134.2万元。

8.弋阳县公安局线索移交函,证明弋阳县公安局经侦大队于2019年9月25日将余*宾网络赌博的线索移交给弋阳县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大队。

9.关于余*宾涉嫌参与网络赌博的情况说明,证明弋阳县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大队收到余*宾参与网络赌博的线索后,网站××已关闭无法打开,该线索无法进一步深入调查。群号139527822、60412341的QQ群在QQ软件中搜查时提示无搜查结果,该线索也无法进一步深入调查。

(二)被害人的陈述

1.被害人周某的陈述,证明2019年3月7日,周某想贷款,通过朋友找到余*宾,余*宾答应办理贷款,但要我出借5万元,余*宾出具了借条,2019年5月24日,我发微信让其还钱,余*宾不回信息,之后就联系不上了。

2.被害人叶某1的陈述,证明2019年4月3日,余*宾打电话给我,说帮一下忙,借几十万元过桥,几天就还,出于朋友帮忙,我和嫂子陈华琼一起与余*宾约定出借30万元,借期一个月,利息3分,出借后余*宾发了7500元红包作为利息就联系不上了,人也找不到。

3.被害人舒某1的陈述,证明我找余*宾办理贷款业务,2019年4月23日,余*宾告知贷款已经成功,但第一个必须用5万元以上,不然贷款业务就办不下来,如果我用不到就借给余*宾周转一下,我答应了并借给余*宾5万元,过了几天之后,到银行找不到余*宾,电话也不接,然后就联系不上了。

4.被害人陈某1的陈述,证明我通过办理业务认识余*宾,2019年3月26日,余*宾说信用卡贷款放出来20万元,帮他完成任务。2019年4月4日,余*宾借我20万元说过桥,出具了借条,没有利息,4月15日余*宾还了10万元,4月24日后就联系不上余*宾了。

5.被害人俞某1的陈述,证明我通过办理贷款业务关系认识余*宾,2019年4月6日,余*宾已帮客户还一下贷款为由,向我借款5万元,承诺几天就还,过了几天没有还钱,我打电话,电话不接,然后就联系不上余*宾了。

6.被害人姜某的陈述,证明2019年3月3日,我申请办理贷款45万元,余*宾就讲以过桥的名义借40万元,我回绝了,余*宾就一直以领导未签字拖着未放贷款,出于无奈我借款10万元给余*宾,口头期限一个月,没有利息。过了一个多月,余*宾说再等几天,到5月份余*宾已经不在单位上班了,之后就联系不上了。

7.被害人王某的陈述,证明我通过朋友认识余*宾,2019年4月10日,余*宾向我借款5万元,说话过几天就还,但余*宾一拖再拖就是不还,4月15日去杨桥分行就找不到了,之后就联系不上。

8.被害人李某1的陈述,证明我同办理贷款业务认识余*宾,2019年3月25日,余*宾叫李某1拿着贷款的银行卡到信用社去输入密码,当天晚上短信显示原来的20万元贷款有人还了,30万元贷款到账,余*宾告诉我,只要拿卡到银行输入密码贷款就下来,不需其他后续操作,因为余*宾是信用社主任,我就输入了密码,10万元就转入余*宾账户,余*宾说周转一下第二天还,可一直没有还,4月25日之后就联系不上了。

9.被害人李某2的陈述,证明我通过办理贷款业务认识余*宾,2019年4月9日,余*宾电话联系我借款5万元,约定100元一天的利息,借期5天。4月15日就催余*宾还款,余*宾说第二天还,之后就联系不上了。

10.被害人鲍某的陈述,证明我与余*宾是朋友,出于信任借钱给余*宾,陆续借了几次,总计借款115万元,余*宾刚开始说用一下,没问过利息,之后我催还款,余*宾答应按3分计算利息,期间余*宾转过一笔3万元,之后就联系不上了。

11.被害人翁某的陈述,证明我和余*宾是朋友,2018年9月12日,余*宾找我借20万元周转一周,说是急用,没有约定利息,余*宾陆续归还了12万元,现还欠8万元未还。

12.被害人饶某的陈述,证明我想开店在余*宾那里办理了一笔贷款业务,余*宾说一般人办理贷款要收手续费,我的贷款不收但贷款下来借给他15万元周转一下,一周后还,我同意了,直接从贷款卡上转了15万元给余*宾,过了一周就联系不上余*宾,到农商行问也不知去向,后听人说余*宾欠了很多钱跑掉了。

13.被害人胡某1的陈述,证明我和余*宾是同学关系,2014年底至2018年9月份借款本金74万元转给余*宾和宣海兰账户。2018年9月至11月借给余*宾50万元。2019年初有借了40万元,都是以投资的名义向我借的钱,2018年9月底之前,余*宾承诺给2-3分的利息,大概收到余*宾40万左右的利息,都是之前74万元借款产生的,之后的90万没有收到利息,本金都没还的。2019年3月26日我到弋阳找余*宾还钱,当时想让余*宾写164万元的欠条,余*宾不肯,之前也确实还了一部分,当时让余*宾写了74万元的欠款。

14.被害人陈某2的陈述,证明2018年8月3日,我办理贷款业务,余*宾帮忙办理一张20万元是信用卡,余*宾以帮别人过桥为由向我借用一天,我贷款下来后取了2万元现金,给了1万元好处费给余*宾,另外18万元根据余*宾的要求转给了汪某,2018年10月-2019年2月,余*宾还了6万元,余*宾老婆占某转了12万元,出具了2万元的借条,2019年3月份我帮余*宾的一个朋友过桥13万元,余*宾答应当天晚上就可以还回来,结果一直没还,只是每月微信转账600元利息,本金一直没有还。

15.被害人舒某2的陈述,证明我通过朋友认识余*宾,2018年10月份,余*宾打电话给我借10万元,过了一个月余*宾如期还钱并支付了3000元利息,2019年3月余*宾打电话给我借20万元过桥,口头约定半个月,经过一次借款我很放心给了20万元现金给余*宾,2019年4月17日我打电话给余*宾要他还钱,余*宾说现在资金困难,先打一张借条,利息百分之二。过了一星期,微信聊了说没有钱还,之后就联系不上了。

16.被害人徐某的陈述,证明我是出租车司机,余*宾经常坐出租车就熟悉了,2017年3月13日余*宾向我借10万元帮忙理财,借期一年,月息2分,我转账5万元现金5万元给余*宾,开始3个月每月给2000月利息,第四个月就没给,后约定利息半年一给。2018年7月1日余*宾出具了20万元的借条,2018年9月21日,余*宾转了2万元利息给我,2019年1月16日,余*宾向我借15万元理财,借期2个月,利息2分。余*宾共借款35万元,给我2.6万元利息。2019年5月6日就联系不上了。

(三)证人证言

1.证人俞某2的证言,证明我与余*宾是业务往来关系,2015年至2019年余*宾多次向我借钱,并约定2分利息。

2.证人占某的证言,证明占某与余*宾是夫妻关系,之后离婚,2019年1月转了12万元给陈某2,写了一张2万元的欠条,意思就是陈某2的贷款还没到期,期间还有贷款利息需要支付,如果余*宾之后没有给他支付贷款利息,他就拿这2万元的欠条来找我要钱,2019年2月转了9万元到江涛账户,还给了1万元不记得如何支付的,都是还艾龙的钱,还出具了25晚一点借条,不知道余*宾因为什么借那么多的钱,余*宾让我转账,我就转了,余*宾让我母亲宣某手机卡并申请建行卡,都是余*宾在用,宣海兰不知道里面的情况。

3.证人汪某的证言,证明我通过信用贷款认识余*宾,2018年5月余*宾说要过桥,向我借了30万元,后陆续还清了。

4.证人雷某的证言,证明2018年8月,经我介绍陈某2在余*宾那里贷款20万元,余*宾想借用这笔钱,让我去说,陈某2同意后,余*宾用了8个月,每月1500元的利息余*宾说他来付,中途余*宾还过3-4万元,他老婆一次性给了15万元,还给了2万元的欠条,等于20万元债务还清了,2万元是支付8个月的利息。2019年1月17日,余*宾通过微信转账1万元给雷某,是陈某2当时办理20万贷款给余*宾的贿赂,陈某2没有用过这20万,余*宾还给了陈某21万元。

5.证人胡某2的证言,我通过银行业务认识余*宾,2019年3月我贷款40万元,余*宾向我借款,当时借了10万元,如期归还了,之后也借了几次,期限都是一周以下,没有约定利息,开始信用都还好,2019年3月26日,胡某2借了40万元给余*宾,3月31日还没有还钱,胡某2找余*宾要账,4月1、2日还了12万元,4月3日还了28万元。

6.证人叶某2的证言,证明2018年因办理业务认识余*宾,2018年1月25日我办理贷款10万元,余*宾向我借款,一次借两万,一次一万现金借的,没有利息,没有字据,之后,余*宾就还了钱。

7.证人李某3的证言,证明我通过房产中介认识占某,从占某手里买下其独有房产,总共花费94万元,签订合同价款为50万元,目的是为了好像银行申请贷款,我跟余*宾不认识,之间也没有业务往来,我已把房款全部付清给了占某,之间没有债务往来。

(四)被告人余*宾的供述与辩解,证明1.陈某2借款18万元已经还了18万元,之后的13万元余*宾没有写欠条不认。2018年8月3日的这笔18万元的借款是直接归还汪某的借款。2019年4月1日的这笔13万元借款会同舒克胜的5万元转账加上余*宾支付宝里的4.5万元提现金额,一共凑齐了22万元,其中20.2万元转给了时正荣,是归还他的借款和利息。2.舒某1,借款5万元未归还欠款。5万元用于顾科网络PC账户3.8万元,用于赌博上分和消费1.2万元。3.俞某1,借款5万元未归还欠款。5万元用于陈海桃网络PC账户4.4万元用于赌博上分,余款用于消费。4.乐飞龙,借款75万元,归还55万元,还有不到20万元未归还,这些款主要用于归还舒长春、俞某2、刘雨琴、叶金苗等人的借款,这两笔是帮他们过桥业务。5.姜某,其实就是孙亚娜,借款10万元,支付了0.3万元利息,还有10万元本金没有归还,这笔款转了7万元至郭益科、和添宗这两个网络PC账户,用于赌博上分,后支付宝提现6.93万元,凑齐约12万元归还刘志凡、叶佳飞的欠款11万元。6.叶某1,借款30万元,还有30万元未归还,支付利息0.75万元,这笔款用于归还了胡某228万元借款,转入陈海桃网络PC账户用于赌博上分1.6万元。7.王某,其实就是叶巧灵,借款5万元未归还,这笔款用于陈海桃网络PC账户赌博上分4.5万元,0.5万元转入马**的支付宝。8.徐某,借款35万元,支付2.6万元利息,还有35万元未归还,徐某通过其子徐威转给余*宾10万元,该笔借款装给叶某2、叶志兵两人各2万元,后自己又凑了9.2万元转给了童丽琴15万元,是归还他们的借款。其他的借款记不清了。9.陈某1,借款20万元,归还了10万元,还有10万元未归还,这笔款用于归还叶某1的借款16.5万元,用于陈海桃网络PC账户赌博上分4万元。10.周某,实际是通过叶新发的账户借款5万元,还有5万元未归还,该笔款转入余*宾账户后余*宾账户余额13.7万元,该余额13.7万元转入了李超网络PC账户用于赌博上分。11.杨雯,借款22万元,还有22万元借款未归还。该款分别还给了胡某1、洪汛、胡言虹的借款,0.8万元转入陈海桃、郭益科在两个网络PC账户用于赌博上分。12.李某1,借款10万元,还有10万元未归还,该笔款到账后连同时正荣转给余*宾是20万元,共计30万元借款,归还胡某2借款20万元,9.6万元转入陈海桃、郭益科两个网络PC账户用于赌博上分。13.鲍某,借款115万元,还有115万元未归还。该款一部分用于还时正荣、刘志凡、胡某1、周玲、翁某等人的欠款,一部分转入陈雪茶、孙渊栋等网络PC账户用于赌博上分。14.舒某2,借款20万元,还有20万元未归还,该款用于归还别人的借款。15.李某2,借款5万元,还有5万元未归还,该款到账后,余*宾账户余额为6.7万元,其中4.5万元转入陈海桃网络PC用户,用于赌博上分,1.3万元转入马**的支付宝,余款用于还信用卡及自己消费。16.翁某,借款20万元,归还了12万元,还有8万元未归还,该笔借款转了10万元归还俞某2借款,转了9.2万元至王剑的网络PC账户用于赌博上分。17.饶某,还有15万元未归还,该笔款加上余*宾支付宝提现的3万元,转了3.5万元至顾科网络PC账户用于赌博上分,转10万元归还陈某1其借款,转了2万元归还刘志凡借款,1.5万元至余*宾尾号4623的银行卡上。18.胡某1,借款74万元,还有74万元未归还,该款用于归还俞某2、胡某2、童军、谢冬英、叶光荣、蓝林惠、刘泽等人的借款,也有用于顾科、郭益科、李超、陈海桃等网络PC账户的赌博上分,也有用于乐飞龙、徐某等人的借款利息。19.我跟别人借款的理由都是为了拆借,但是真实用途都是为了归还前面的欠款,也就是拆东墙补西墙,还有一些钱用于支付借款人利息。20.2018年8月左右,有个QQ好友加我,跟我介绍一个网络游戏,名叫PC,可以赌博,刚好那时候我欠了很多钱了,想博一下,看是不是能赢点钱,所以我就玩了。到今年4、5月份,因为输的太多了,感觉靠赌博翻身是没有希望的,就没玩了。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余*宾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的方法非法集资257.6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集资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但在指控向乐飞龙借款存在长期性、借款用途是实际用于归还他人借款、借条是结算补写等情形;向杨雯借款,双方是前同事关系、被告人没有说用途、该笔借款实际用于归还他人借款;向鲍某和胡某1的部分借款中除去直接用于赌博上分之外也存在上述情形,该149.4万元借款不能充分证明被告人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客观上也有部分资金用于过桥的经营活动,根据主客观相一致及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不能认定上述149.4万元借款属于集资诈骗款,故对该部分指控不予支持。被告人余*宾案发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坦白,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认为余*宾无罪的辩护意见,没有证据佐证且不符合事实和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综合本案的事实、性质、情节、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及被告人认罪态度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并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1.被告人余*宾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2.继续追缴被告人余*宾的违法所得人民币254.25万元,返还给被害人周某等16位被害人;3.随案移送的扣押物品金色苹果手机一部,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被告人余*宾上诉提出:1.对原审法院认定其犯集资诈骗罪有异议。2.其在2019年6月21日被抓捕至弋阳县公安局,受到诱供,才说自己赌博输了钱,而且办案机关没有查清涉案资金的真实具体去向、用途。3.办案单位并不了解其过桥业务,没有经过详细的调查,也没有完整的证据支撑。4.对认定犯罪的金额有异议。请求二审法院公正判决。

辩护人辩称:一审法院判决上诉人余*宾构成集资诈骗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定性错误。理由如下:

1.上诉人没有使用诈骗的手段非法集资的行为。

2.上诉人主观上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1)认定上诉人将集资款用于网络赌博的证据不足;(2)上诉人向出借人借款的理由主要是用于资金周转,其次是用于过桥,实际上上诉人在收到集资款项后也主要用于周转和过桥业务,不存在非法占有的目的;(3)上诉人所借的款项大部分都进行了相应的偿还,由此说明其主观上并没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他人的钱款的故意。

3.根据刑法修正案十一对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的修改,即使法院最终判决余*宾构成集资诈骗罪,一审法院量刑不当,应当予以调整。

综上,上诉人在借款时结合其自身的职务和条件具有偿还的能力,借款对象都是熟知的朋友、客户,借款主要理由是资金周转,只有少部分金额没有用于实际借款用途,在借款后主动归还了大部分借款,且无充分的证据证明其将所借款项用于违法犯罪活动。恳请二审法院查明事实,对本案予以改判。

本院认为,上诉人余*宾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的方法非法集资257.6万元,其中134.2万元用于赌博网络,其行为已构成集资诈骗罪,且属数额特别巨大。上诉人余*宾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具有坦白情节,可以从轻处罚。

上诉人余*宾上诉提出“对原审法院认定其犯集资诈骗罪有异议”的意见,以及辩护人关于“上诉人没有使用诈骗的手段非法集资的行为,主观上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的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证据和法律规定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上诉人余*宾上诉提出“其在2019年6月21日被抓捕至弋阳县公安局,受到诱供,才说自己赌博输了钱”的意见,没有证据证明,本院不予采纳。原审判决对上诉人余*宾集资诈骗的数额已经进行审查,并对不能充分证明余*宾有非法占有故意,客观上也有部分资金用于过桥经营活动的149.4万元借款予以了核减。因此,上诉人余*宾上诉提出“办案机关没有查清涉案资金的真实具体去向、用途;不了解其过桥业务,没有经过详细的调查,也没有完整的证据支撑;对认定犯罪的金额有异议”的意见,与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十一)》虽然对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集资诈骗罪已经取消了“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法律规定,但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第一款规定,集资诈骗数额在三十万元以上的为“数额巨大”,且根据修订后的法律规定,集资诈骗“数额巨大”的量刑起点已经调整为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上诉人余*宾集资诈骗数额为257.6万元,原审法院判处余*宾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符合法律规定,量刑适当,本院予以支持。辩护人关于“根据刑法修正案十一对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的修改,即使法院最终判决余*宾构成集资诈骗罪,一审法院量刑不当,应当予以调整”的意见,与法律规定不符,本院予以采纳。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余*宾犯集资诈骗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林上庆

审判员:陈 荣

审判员:甘美英

二O二一年三月十五日

书记员:徐茜雅

13720155123

027-65026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