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创客图鉴|宋和顾律师事务所宋海佳(下):放弃宽度、追求高度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9-06      浏览量:26613
本期嘉宾——宋海佳 宋海佳,

本期嘉宾——宋海佳 宋海佳,股权律师,上海宋和顾律师事务所创始人。新加坡国立大学硕士,复旦大学法学院实务课硕士生导师,华东政法大学律师学院特聘教授,拥有法学、管理学双重专业背景。 20多年专注股权法律问题研究和实践,善于通过“诉讼+谈判”的方式代理股东纠纷案件,以预防、控制股权纠纷为视角,设计家族企业传承股权架构。 先后担任国家科技创业导师、上海市科委政府法律顾问、上海市科学管理委员会专业咨询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律协第八届公司法专委会副主任、第九届国资国企专委会副主任等职务。曾荣获“上海静安十佳律师”、“上海优秀科技创业导师”、“上海十大杰出志愿者”等称号。 论文《非上市公司股权激励机制》获新加坡国立大学优秀论文金奖;著有《股东—股东纠纷法律问题全书》(第二版,共4册)、《企业国有产权转让律师业务》、《重新定义股权激励》、《谈谈股权结构设计方法》、《股东争议诉讼与谈判策略》等书籍。宋海佳律师在商学院、法学院教授的《公司控制权争夺与预防》是最受欢迎的公司治理课程之一。

新站点:如果企业创始人决定实施激励措施,应该注意什么问题?

宋海佳: 我们说少、慎用是基于股东及股权激励,一旦实施以后基于股东关系的这种特征,在心理学角度来说,我们说股权激励之所以有价值,可以说满足了马斯洛的五个层次的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

生理需求,衣食住行;尊重需求,需要我们平等的人格上尊重;社会需求,就像微信一样希望别人点赞,存在感;自我实现需求是什么呢?我希望我的梦想成真,能做一家之主,能够左右一些问题。 这五个需求我们人人都会有,只不过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间里,可能是某一项需求它是最突出的,这是我们所谓的优势心理需求。

在做股权激励的时候,首先要去甄别潜在的被激励对象,他的优势心理需求是什么? 比如说你是大学刚毕业,一个月假如8000块钱的工资,交房租两三千,交通费用一两千,水电煤几百块钱,稍微跟朋友聚一次餐钱没了。有时候这个月一透支,下个月房租都紧张了,你的优势需求是什么?生理需求嘛。

在这个情况下,你给他股权,如果是已经盈利的公司还好,年终可以分红。如果你是创业企业,未来什么时候盈利还不确定,远水不解近渴,因为他的优势心理需求首先要解决衣食住行,而帮他解决是不需要股权激励的。

我们再举个例子,曾经有一家客户做股权激励,问他们的员工是不是好事?是好事。你有什么想法呢?我的想法是想离开这家公司。他说我跟了我们老板十几年了,天天加班加点,我有三个孩子,顾不上家,他的优势心理需求是什么呢?就是希望不加班,生活有规律嘛。怎么去解决呢?股权能解决吗?解决不了。那你就要思考,再给他部门多配两个人,分担他工作,如果能解决这个问题,人家说不给股权都可以。这就是我们说做股权激励一定要考虑的。

我们看到很多项目,这些案件都是老板一厢情愿地给你5%,给他1%,老板觉得自己还很大气的,结果员工说我准备走了,为什么?你给那一刻就意味着对以往贡献的一个评价,但你评价是5%,我可能希望是25%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说股权激励实际上是一个人力资源交易的过程,需要靠双方的磋商,但往往创始人就是拍拍脑袋自己想,我拿出15%来去分这些股权。

可某个员工想我把这一辈子都已经投入到你这了,这就是我的家了。我们曾经有一个案件,其中一个潜在被激励对象,曾是戴尔中国区的高管,年收入200多万。在他们公司的收入多少? 一年才二、三十万,工作了几年以后,创始人说给他5%,他说我要走,因为跟我的预期完全不一样,我已经40多岁了,我能离开那个公司,舍弃二、三百万的年薪,下辈子就是以这个公司为家了,他给我5%,现在的公司的利润不到500万,5%意味着25万,跟我的收入是天壤之别的。我到了这个公司以后,头发都掉完了,投入精力太大,投入感情也太大,老板又拿不出来30%的股权,最后就走了。

这就是优势心理需求,我们的企业家没有去透视到它真实的愿望。所以我们看到很多的股权激励刚刚启动,人就离开了,很遗憾,这也是我们说少用慎用的原因。一旦用了,一定要甄别他的优势心理需求,最需要什么,我们股权激励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新站点:近期爆出瑞幸咖啡、爱奇艺、好未来等一系列财务造假事件,董事会和股东会如何制定方案预防这类事情发生?

宋海佳: 要是直接去面对这个问题,我想答案很简单,因为对上市公司的管理。目前无论是我们国内还是在美国、国外,这种监管法律规范是非常完善的,对于违规行为具有民事的法律责任。所谓民事的法律责任就是赔偿,还有行政的法律责任,就是对公司进行罚款,对公司的高管禁止入市,禁止担任公司高管的资格,还有刑事责任。

如果你违规,侵犯损害了证券管理秩序,你要承担刑事责任。这是非常清晰的,在这种清晰的背景下,我们还发现很多公司仍然铤而走险。为什么呢?这不是法律的问题,是我们公司的创始人、公司高管的价值取向,是一个商业道德的问题。

再反过来去问一个问题,公司为什么要上市?我们现在看到很多创业企业,每天动脑筋在思考,怎么写商业计划书,怎么去创新一个商业模式,怎么进行A轮、B轮、资本运作,似乎我们公司成功的目标就是上市。

如果上市成功还好,一旦上市失败,这两三年投入的资源等于全部浪费了,公司就倒了。即便上市以后,因为前期的投入只有资金的投入,你要请中介机构,你要补交税款,也有一些间接成本的投入。因为你大部分的时间精力和公司的资源都放在上市工作中,而忽视了产品的研发。那上市以后变成什么?没有一个为市场所接受的产品,来增加它的业绩,增加它的利润,说到底实际上是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说我们公司创业目的是什么?我们看到日本有很多百年老店,他就不是上市公司,一代一代传承他的工匠精神,打造、打磨他们的服务产品或者科技产品。研究为什么这样去追求,这是值得我们反思的。我们再去思考,所谓的资本运作和各种金融产品, 是不是我们人类给自己搞了一个自娱自乐的游戏?怎么样把一块钱设计成10块钱、100块钱,怎么发挥杠杆作用,转来转去还是那一样的东西,我们人类是不是太自信了。

我们自认为是高等级动物、理性动物,我们在疫情面前,在这些病毒眼里,它是不是会认为,我们人类就是上天赐给它的食物。如果把这么多家上市公司造假的问题,包括我们现在很多创业企业追求上市的一个商业目标的问题, 换一个角度去思考,我们到底是追求什么的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了,才可能让我们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我们人之间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伦理道德?我们怎么样去规划我们的生活和工作?这是一个哲学家一直追问的问题,看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我们人类在不同的阶段都在去问这个问题。我也在思考,没有答案,所以我现在又读了个哲学博士。

新站点:作为一名律师,您如何理解个体与法律的关系?

宋海佳 :人都是两面的,一方面是趋利避害追求个人利益,一方面人都是有良知,有同情心、有同理心。因为人的这种本能,我们都在追求自己的权利和自由,结果就会发生冲突,你也要想要这块蛋糕,我也想要这块蛋糕,咱俩就抢。抢的结果什么呢?谁力气大就归谁。

这是不是有冲突呢?怎么去解决呢?就靠法律,政府的出现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一个组织建立这样的一个法律,避免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因此我说 法律越完善,也意味着我们人类道德伦理的作用和价值越低。当你自我约束能力有限的时候,那就靠强制力了。

法律的进步实际上是人类的一种悲哀,我个人是这样看的。 每一个人对自己的行为都有一个预测,这样做了以后,我想面临什么样的法律责任?当你做出这样一个评价以后,你要去计算,我如果违规了,我的成本和代价有多高?

最终当你做出这样的评估,就指引了你的行为,要不要做?如果你杀人了,就可能面临着刑事上的责任,最高可以判处死刑。你还杀人吗?法律的作用,最有价值的作用在于规范和引导作用,惩罚作用实际上是次要的。

1、新站点独家专访回顾:

新创客图鉴|宋和顾律所宋海佳:我是主张少用股权激励的股权律师

嘉宾推荐|特立独行、另类,其实就是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