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的律师都是怎么了!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9-01      浏览量:97223
我叫蔡兰,是三门峡陕州区鼎澜家居销售店的

我叫蔡兰,是三门峡陕州区鼎澜家居销售店的经营者,2013年,我与陕县宇和置业有限公司(后变更为三门峡宇和置业有限公司)签订租赁合同,由我租赁宇和公司地下房屋从事家居经营。2015年,我在经营时由于地下室漏,给我造成了损失,随于2015年9月19日签订协议,约定欠交的费用先不交纳,经调解或经法律途径解决后,根据结果决定是否交纳。2016年7月,天降大雨,造成我地下室全部被淹。

为了起诉,我找到了三门峡的著名大律师白雪,后经白雪安排,由她和邓荣艳律师共同办理,在办理过程中,两位律师丢了关键证据,就是2015年9月19日协议,导致对方将我于2016年6月份交的续租房租7万元抵顶按协议约定先不交纳的费用后,主张我与其已经没有租赁合同关系,而我失去有力的反驳证据。

人民法院也丢了两份证据,一是丢失了邓荣艳律师从公安机关调取的26页中,被告方人员作出的承认对我有利事实的证据。最终人民法院认定我提起诉讼证据不足,驳回我的诉讼请求。二是宇和公司举出的房屋验收报告,因为这个验收报告的验收时间晚于我的租赁协议时间,所以也被弄丢了。

最终这个案件还被以主体不适格被驳回了起诉。

第二次起诉,我专门到郑州找到河南孙慧明律师事务所的孙慧明律师,但是这个主任律师连被告主张不可抗力应当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的主张都不会提。法院将房屋质量的鉴定费也确定由我交纳,并逼迫我签字。之后我把此事告知律师,我的律师在法庭上屁都不敢放一个。最终法院以我提起证据不足驳回了起诉。

我摘录一段孙慧明律师的话:“他现在就这个公司,总规说,他这个案子没有那么简单,就是宇和置业它那个叫什么,苹果基地什么公司和省高检的一个领导合作的,省高检的一个副检察长。正好我是因为我们服务的客户正好有个事情,这个检察长就直接说;哎。他不知道咱有这个案子,说起来了三门峡的那个什么基地是和人家合作的。他这个为什么说法院这么牛,因为这个上下都是利益,都是利益。”总规说这个省检查长,这个案件到省高院,还是这个问题,这个问题还存在。 “那个省高检就是他全盘管他所有的事情,包括银行,政府。他之所以在三门峡势力这么大,上下都是铺好的路,人家都是有股份的,人家就是直接在里面都有股份的,等于公司一半都是人家的,所以他这个背后的力量非常大,明白么?所以法官问你话不是对你好,他都是等着给你挖坑,绕你。人家法官经验多多呀,明白么?”(有全盘录音)。

我释然了白雪和邓荣艳律师为什么会和法院共同丢失对我有利的证据,释然了孙慧明律师为什么关键的权利不会去主张,不是没水平,是为了她们自己的利与害。我又不能释怀的是,中国的司法难道就是官官相护吗!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依法治国难道就是骗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