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顶尖律所工作,是种怎样的体验?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8-05      浏览量:50639
17年突然得知天同将来重庆开办分所,我的

17年突然得知天同将来重庆开办分所,我的创业激情和对公司制律所的梦想被再次点燃。尽管彼时我已营收不菲,但业务却有些散乱和琐碎,尤其与天同匹配的业务更是寥寥无几,这让我倍感挑战和压力。因为这几乎相当于一切归零后重新开始,我唯一的依凭就是所谓的经验和能力。但最初的那个梦想总是挥之不去,而且我清醒地意识到这已是我最后的机会。因此我决定放手一搏,义无反顾地加入了天同。

尽管当初冒了一定风险,但现在看来无疑是正确的。当我了解到晓雨和大龙都是从北京举家迁来重庆,立志为天同事业而扎根西南时,当我了解到久闻其名却一直无缘一见的老乡夏律,也从法院离职选择加入天同时,我意识到我们的缘分或许早已注定。晓雨虽年轻,却志存高远且颇有见地。大龙虽帅气,却不骄不躁又勤勉敬业。夏律严谨而持重,博学而又不失谦虚。还有从事审判工作多年的离职法官,打拼多年的资深律师,以及那些毕业于一流法学院校且百里挑一的年轻伙伴,更别提蒋律等其他一众大咖和牛人了。能与他们为伍,并共同创业,这是我一生莫大的荣幸。

天同无疑是一家彻底公司制的律所,在此我无意再去谈论公司制的优劣,而只想说说我们的真实点滴。当我们接到一个案件线索时,总是能够迅速分工协作,并调配所有资源,以极高的质量标准向客户呈现沉甸甸数十页的法律分析意见,以此作为与客户交流的基础。当我们接到一项紧急任务时,我们能够一部分伙伴上半夜出初稿,另一部分伙伴下半夜审核,几乎二十四小时不间断接力,以意想不到的效率及时完成。无论早出还是晚归,无论在法庭上还是在差旅途中,总是有伙伴相伴左右,在任何时候我们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尽管我只是一颗螺钉,但我却能为一个案子调动全天同的资源,只因我们不再互不相干而是一个整体。稻盛和夫曾说过,世界上所有伟大的壮举一定以内在的激情为动力,而非以外物或金钱为诱饵。天同人之所以能够如此,并甘愿如此,我想这或许就是答案。当意识到我们正在塑造更加公平正义的法律生态圈,我们正在致力于实现无讼的伟大梦想时,我想任何一个天同人都会充满无穷的力量和斗志。

律所作为专业服务机构,专业是其生存和发展的基础,也是客户对其最根本的要求。但如何才能做到真正的专业,这对律所或律师来说却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拷问。天同以十七年走过的路对此做出了完美诠释,专注无疑是实现专业的最佳路径和方法。天同成立之初就专注于高端民商事争议解决,其间虽有各种其他业务机会的诱惑,但天同均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舍弃。站在现在这一时间节点回望时,我们才发现这不仅是舍与得的智慧,更是专注力量的重要体现。尽管我和很多人一样很早就明白专注和专业的道理,但直到加入天同后,才有条件将业务类型真正聚焦到自己擅长的商事诉讼上来,才有条件将专业真正聚焦到自己熟悉的房建和金融上来,因此才取得了专业上的些许进步和提升。每当我们面对一个V10以上的法律文件仍有修改冲动的时候,每当我们在定稿时发现原稿已被改得一片通红的时候,每当我们发现有的文件竟然达到了不可思议的V30的时候,我们总是会感动于自己因专注所达到的极致,客户往往也会感动于我们因极致而呈现的专业。

之前只知道天同是一家与众不同的律所,加入之后才真切体会到了很多的不同。进所之后,我接受了SHL公司开发的人才测评系统的测评,人力资源部门根据测评结果与我进行了深入交流,在帮助我加深自我认识的同时,还共同探讨了如何改进的方法和路径。我们对团队成员还进行了4D人格测试,以让我们更加了解彼此,为相互的高效协作提供了科学依据。最有意思的当属OKR管理工具了,目标由大家共创,任务由各自认领,尽管无人监督,也不做强制考核,但却像自我抽打的鞭子一样,不断地驱动自己前行。为了做到以专业拓展市场,我们成立了天同研究院和市场一体化委员会,负责推出紧扣市场热点、难点和痛点的高质量研究成果,并通过微信公号、研讨和培训等方式服务于客户。我们的所有法律服务都在自行开发的天工系统里完成,进而实现了集约化管理,同时为法律服务真正的标准化、信息化、数据化和智能化创造了可能。

当然,天同并非一家完美的机构,这个世界上也不曾有过完美的组织。但正如首席合伙人蒋律所言,天同是一家有着敏锐的组织意识并知道如何不断进步与完善的机构。窃以为,这样的机构大有可为,这样的组织未来可期。在经历这么多艰难和曲折后,还能有幸加入天同,继续自己的公司制律所之梦,这既是天意,也是宿命。唯有勤勉笃行,方才不负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