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律师事务所遇到过什么神一样的人?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7-31      浏览量:88351
说说我的客户 Anna 吧。Anna 是

说说我的客户 Anna 吧。

Anna 是个典型的上海女人,大家闺秀模样,办事精明强悍,处事活络玲珑。她一手创办了灵动广告公司,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一天 Anna 打电话来,问我复印件有没有法律效力。

我说如果作为证据的话比较麻烦。

Anna 沉默了几秒钟,说有点事情要和我见面谈。

隔天,Anna 来到事务所会议室,一坐下便笑着说:「洪律师,我有点事情要麻烦你了。」

说完她摆出一叠文件,我拿过来翻了翻。这是一份起诉材料,她前夫起诉她,要求她支付两人离婚协议上约定的 120 万元的费用。

我说:「咋啦?你这个富婆有钱了就把老公甩了,还不给人家青春损失费?」

Anna 咯咯地笑,作势要来打人,手掌在离我十公分的地方擦过,伴随着一股香水的微风。

「我没跟他要青春损失费就已经很好了,现在咋还反过来了?」

我:「你不做亏心事为啥离婚还给人家钱?」

Anna 正色说:「洪律师,我是啥人你知道的!两个人合得来就在一起,合不来就分开,钱的事情我从不亏待别人的。」

我:「这个倒是,你公司的顾问费从来都按时付的。」

Anna 撇撇嘴,说这还差不多。

四年前, Anna 和公司里的小股东 David 结了婚。

因为感情不合,两年前俩人离婚,David 在灵动广告公司的股份也转让给了 Anna。

当时 Anna 手上没那么多现金,两人就在离婚协议书里约定,由 Anna 每月付给 David 五万元,连付两年,以此终结双方之间的权利义务。

为了不让公司里的人看着难看,两人离婚后,Anna 在公司里依然给 David 留了一个座位,David 平时想来就来,也不用打卡。

每月发工资时,David 都会来领五万元现金,然后写下一个收条。

一个月前,灵动公司里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情——Anna 办公室的抽屉被撬开了,里面放着的将近两年来 David 手写的收条原件不翼而飞。

Anna 报警后,警察问问没有什么财物丢失,做了个笔录就走了。

昨天 Anna 收到了法院的传票,David 起诉要求 Anna 支付根据离婚协议约定的每月五万元的款项。

我:「这个 David 做得也太明显了吧?」

Anna 笑笑,「你现在知道我为啥离婚了吧?」

我:「公司里有视频探头吗?」

Anna 说没有。

我:「你每月给他的钱是走账还是现金?」

Anna:「现金。」

我:「你神经病啊,为啥给现金?」

Anna 不好意思地说:「这是他要求的,说要避税,另外我自己财务也方便一点。」

我:「报案后警察为啥不好好调查一下?」

Anna:「我当时也要求警察认真查,因为这涉及到我的财产利益,但是警察很不耐烦,说『财物也就罢了,丢了几个收条让我们如何立案调查?盗窃案件有金额起点,你这个收条值多少钱我们咋认定?』」

我:「警察说的似乎也有道理。」

Anna:「现在咋办?」

我:「你之前没和 David 沟通过吗?他为啥突然来这么一手?」

Anna:「之前他跟我提过几次,说现在公司生意好了,他当初跟我约定的数额偏低了,要求我补给他一点。我说『这两年公司生意做得好都是我自己做出来的,如果公司做得不好是不是可以少给你钱?你一个男人哪能这样无赖。』」

我:「原来这样啊,看你日子好过,他就不开心了。」

Anna 叹了口气,说:「我当初咋瞎了狗眼,会看上他这样的人。」

我:「没法,你喜欢帅哥嘛。」

Anna:「如果你们律师去我办公楼物业调查一下,看看 David 在案发当天是否有进出公司的记录有用吗?」

我摇摇头:「第一,物业不一定会配合;第二,即便可以证明他进入了公司,也无法证明收条就是他偷的;第三,他既然偷收条原件,说明背后有律师在教他,这个案子他是做了充分的准备的。」

Anna:「每个月发钱是我的会计发的,会计出庭作证有用吗?」

我:「会计是你公司的人啊,她的证明会打折扣的。」

Anna 似乎想起来什么:「对了,我这里有收条复印件,这个有用吗?」说完她从文件袋里掏出了一叠文书。

我:「你真是厉害啊!每次的收条还有复印件。」

Anna:「这不是你教的嘛。这也是我让财务复印的,以方便她做账。」

我:「是啊,我忘了教你把收条原件藏进保险柜了。」

Anna 做出要哭的样子,「这个复印件有用吗?」

我:「单独的复印件不算证据,除非和其他证据结合起来可能会具有一定的证明作用。」

Anna 问:「洪律师,咋办?」

我看了看传票上的法院抬头,想了想:「不要急,我们想想办法。」

然后我拨通了沈律师的电话, 「沈胖子,你在所里吗?」

沈律师:「在。」

我:「你快来第二会议室。」

过了两分钟,沈律师晃着他那大肚腩进来了,刚咧开嘴想和我开句玩笑,看到了 Anna 就吸口气把肚腩往上提了提,说:「啥事?」

我先给两边做了个简单的介绍,然后又把案情讲了,说:「滨江区法院你有办法不?」

沈律师不屑地说:「办法是人想出来的,找人呗。」

Anna 听了很高兴,「沈律师有认识的人吗?」

沈律师看着 Anna:「美女长这么漂亮,我们不认识也得赶紧去认识啊。」

我:「沈流氓,Anna 是我的老客户,你给我好好伺候哦。」

Anna 这时候就把商人本色显示出来:「沈律师,这个案子你们一定想办法帮我赢,如果有需要花钱的地方你尽管说。只要尽力了,花了钱办不成事我也不怪你们。」

沈律师就笑:「美女蛮拎得清的,你放心,你老公用下三滥的办法讹你,我们也可以不走寻常路。我们肯定帮你赢这个官司。」

Anna 听了连连点头,不停地去撩她金黄色的短发。

我:「不是老公,是前夫。沈律师,你是不是好久没看到美女了?」

沈律师悲伤地点头:「没办法啊,我请个秘书都要把照片给我老婆选,长得好看的都被淘汰了。」

Anna 咯咯地笑起来:「沈律师也离婚嘛。」

沈律师叹口气,「太忙了,顾不上。」

送走 Anna,我说:「沈胖子,我最讨厌你这种风格了,在客户面前大包大揽的。她这个案子收条只有复印件,其他证据都是八字没一撇的,你确保案子能赢?」

沈律师:「你只要告诉我一件事。」

我:「啥事?」

沈律师:「你这个美女客户到底有没有付钱给他前夫?」

我:「你这个胖胖的神经病,案情你都了解了,从逻辑和经验上你该有自己的判断。而且这个客户我交往的时间也不短了,她的人品我还是比较了解的。」

沈律师:「你咋那么多废话,你直接说肯定付了不就结了。我们不能让美女吃亏啊。我先找一下莫法官。」说完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吃饭你要参与。」

我:「为啥?」

沈律师:「他以前在云南当过知青。」

「哦,我以前也在云南当法官。」

莫法官五十岁左右,脸上颧骨附近有些黑色的雀斑,显示出身体常年被酒精浸泡的状态。

饭桌上,酒刚喝完一瓶,莫法官就说:「差不多了,差不多了。」

沈律师说:「三个人哪里够,再来再来!」说完便去开第二瓶,边拆酒包装边瞅瞅我,眨了眨他那被酒精催肿的眼皮。

我说:「莫法官啊,您是老法师,我们现在遇到一个疑难案子,麻烦您您帮我们支招啊。」

莫法官就笑:「我一直等你们开口呢,你一个云南人,怎么像上海人一样弯弯绕!」

我也笑了,就开始简单地讲 Anna 的案子。

莫法官:「嗯嗯,这个案子承办是谁?」

我:「是曾法官。」

莫法官点点头:「你们的客户的确是付过钱给原告了?」

沈律师忙不迭地点头,说那是肯定的。

莫法官说:「我有数了,等明天我见到曾法官和他沟通一下。」

喝完了第二瓶,我的舌头已经不受控制了,说话有点颠三倒四。沈律师买了单,叫了代驾,并送莫法官回去。

我回去后,把案件材料交给了小刘,简单讲了一下案情,让他准备答辩状和证据材料。

小刘看了一个小时,跑过来说:「洪律师,这个案子我们赢不了吧?」

我:「赢不了也得赢啊。」

小刘很诧异:「赢不了也得赢?」

我:「当然啊,哪个律师敢保证自己做过的案子都赢的?但想赢的念头一定得有。」

小刘:「光有念头咋赢啊?」

我:「先有信心才有行动力啊。」

第一次证据交换时见到了曾法官,曾法官脸瘦瘦的,胡子刮得干干净净,仿佛是因为在西北沙漠里经过了常年旅行而脱水,一副很凶的样子。

双方律师把各自的证据都交换发表了意见,我说我们有个证人希望开庭时可以出庭。

曾法官问:「证人是什么身份,要证明什么问题?」

我:「证人是被告公司的财务人员,可以证明每个月都把五万元现金交到原告手里。」

曾法官问原告什么意见。

原告律师:「我们不同意该证人出庭,因为该证人现在是被告公司员工,由被告向其发放工资,与被告有利害关系,其所做的证词不具有证明力。」

我:「如果单有这个证词也许不具有充分的证明力,但可以和其他证据结合起来证明。」

曾法官:「被告律师啊,不是我说你,法庭上是讲证据的地方,这个案子你们拿不出付款凭证,连收条原件都无法出示,如何证明你们有付款?就算是的确发生过盗窃案,你们又如何证实收条的确被偷走了?」

我说有报案记录。

曾法官说:「报案记录上的内容都是你们当事人单方面的陈述,你作为律师,这个道理你不懂吗?」

原告律师听了就把头抬得高高的,脸上绽放出开心的微笑纹。

曾法官:「被告律师,你看看你们这个证据清单,做的什么样子?连基本的逻辑都不清。」

小刘胀红了脸不敢说话,边翻材料边看我。

我:「不好意思啊审判长,因为时间比较仓促,我们回去再好好整理一下。」

原告律师脸上的微笑纹就像菊花瓣一样绽放开来。

出了法庭,小刘很沮丧地说:「洪律师,我觉得我做的证据清单没问题啊。法官这样讲是不是这个案子我们要输了?」

我说:「谁说我们要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