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办律师事务所的经历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7-29      浏览量:39806
做了几年律师后,目前正值法治国家建设加速

做了几年律师后,目前正值法治国家建设加速期,本地法律业务井喷,人脉资源也积累了一些,感觉条件差不多成熟了,就有了创办律师事务所的冲动。我这个人做事的一贯风格是不会等有百分之百把握才去做事,我认为只要有百分之六十的把握,我都要去闯一闯。

创办律师事务所和创业一样,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才有可能成功,我深谙这个道理。我所做的第一次件事,就是物色合适的合伙人,目前省级司法行政管理部门都提倡导成立合伙制律师事务所,毕竟个人律师事务所已经没有什么优势,短板凸现严重。按照法律规定,创始合伙人必须是执业3年以上的专职律师,合伙制律师事务所必须有3名这样的创始合伙人才能设立,实缴资金30万元。

有了这个想法后,我找到了玩得比较好的同一个所的律师,正好他也有这样的想法,我们俩一拍即合,但还差一个合伙人啊。我们俩发动各方力量寻找,最后有原来的同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女律师,有意加盟。人的条件,总算满足了。

接下来就是去武汉市司法局提交律师事务所名称预核准申请,需要以我们三个创始合伙人一起提交名称申请,一次只能提交6个名称,而且相邻两个字的拼音不能相同,更别谈汉字和声调相同了。这个工作不好做,因为全国三万多家律师事务所,好听的吉祥的名称都已经设立了,而且对名称核准又这么严格。我们是在2019年正月十五过后,三个人就选了6个名称申请提交上去。市局把申请送到省厅,省厅然后把名称提交到司法部,由司法部核准名称,我们满怀期待,盼望能核准其中的一个名称。大概两周时间,市局电话通知,名称核准没有通过,需要重新提交申请。这一次我们汲取了教训,在名称选择上更加严谨。第二次提交申请后,等了大概十天时间,市局电话通知,名称预核准通过:湖北**律师事务所,我们三个人都高兴极了。

我们然后办理转所手续,需要三清证明,这块的时间,花得比较长,大概有四个月时间。原来律所的主任,七十多岁,思想老化,看到我们要独立门户,心里很不情愿放我们走,后来每个人交了不同数额的所谓的违约金后,才总算盖章放行。

好事多磨。就在我们准备第二天把所有材料提交到市局时,头天晚上,那女律师提出来不合伙了!所有材料都准备好了,只需要第二天我们三个人一起去市局会签,就行了。我一下子就怀疑人生了,难道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吗?说变就变,还有诚信吗?即使不合伙,把我们的律师事务所设立好后,再转所,也不迟吧,就差一两个月时间,就耽误了你的宏图大业了?说白了,她就是不想成全你,把道德诚信全抛到九霄云外,这个社会上,有一部分人是有红眼病的。殊不知,如期成立了律师事务所,她成了合伙人,她也是受益者之一,成就别人也是在成就自己!后来从别处才知道,她告诉我们不想成为合伙人前,已经和别的所谈妥了加盟事宜。典型的劈腿吧,我认为这样的人会有恶报,人在做,天在看。生活处处有剧本,像有些女的,第二天要去领证结婚了,头天晚上她说不拿证了,她爱上了别的男人。对这样的人,我向来深恶痛绝,好一个无缝对接啊,你让别人情何以堪?你把别人当备胎啊?后来听其他同事讲,她在那个所没有干三个月,就转所了,在第二个所,也干得不愉快,我在心里送她两个字“活该”,自私势利的人,你临时劈腿?你可以有很长的期间接近5个月让你决定,可以提前讲啊!何必虚伪。

7月6号当天晚上,我记得这个日期,我叫上一个年轻的倪律师,到路边烧烤店宵夜去了,唯有借酒浇愁!几瓶啤酒,潜江龙虾,五香水煮花生,鸭脖鸭翅,武汉的宵夜还是有特色的。那一刻,我绝望到了极点,但也无能为力。我们喝酒喝到凌晨两点左右,很感谢这个倪律师陪伴我失望的时刻,听我的牢骚,开导我。现在回头看看,当时那么绝望的日子也过来了,只是淡然一笑,经历过了,自己就前进了。我想,伟大的人物,人生中一定经历过不少这样绝望的时刻,这种经历就是无价之宝。不经一事,不长一智,从这以后,我对一些人的话,听一半信一半。这个教训更让我深知了自己奋斗的价值之一,就是不要过多受制于人,自己强大了,类似这样的失望甚至绝望就会越少。

后来一个月内,终于找到了一个合伙人,很感谢她,如果没有她的及时加入,湖北**律师事务所这个名称就可能不存在了,因为预核准的名称有效期只有六个月,我们终于在五个多月的时候准备了所有材料提交了上去,现在的政府服务效率这块非常高,必须感谢区局、市局、省厅的及时周到服务,我们律师事务所的执业许可证比较快的颁发下来了。

我们所在去年的9月26日举行了成立大会,来了不少亲朋好友,包括企业家及律师同仁,在大家的祝福中,湖北**律师事务所正式踏上万里征程。作为负责人的我,将引领这艘航船稳健向前,为国家的法治建设作出应有的贡献。

的确如我所判断的那样,本地法律需求井喷,业务做得忙不过来,每天加班,招聘了两个实习律师后,工作量轻松些了。政治坚定,维护正义,精通法律,诚信服务,这是我们律师事务所的执业准则,我相信我们律师事务所能够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我们律师事务所的每一位律师能够成为最富战斗力、最具幸福感的律师。

2020年3月18日于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