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律师事务所遇到过什么神一样的人?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7-09      浏览量:78959
我亲眼见过「赘婿」意图侵吞家产的案子。记

我亲眼见过「赘婿」意图侵吞家产的案子。

记得那是 2019 年 6 月的一个下午,上海暴雨如注。从 21 楼的办公室往下看,原本热闹的商区和马路几乎空无一人。对我来说,这是难得的放松时刻。

正想着挑本什么书来打发时间,秘书小陶敲门走了进来:「马律,有一对老夫妻想跟你聊聊」。

很快,李平、黄雅丽老夫妻就坐在了我的对面。首先开口的是丈夫李平:「马律师,我想让你帮我的女儿打离婚官司。」

我问他们:「那你们的女儿呢,她没来吗?」

没想到,我这个看似寻常的问题竟然难倒了李平夫妻。过了好一会,妻子黄雅丽才缓缓开口:「我们的女儿现在人在医院里,不太方便见人。她的情况有点……有点特殊。」李平夫妻俩支支吾吾的态度,引起了我的好奇心。

一切似乎都要从他们的女儿——李倩的小时候说起。

2

李倩出生在上世纪 80 年代。据她的父母——李平、黄雅丽回忆,幼时李倩的表现与寻常孩子没什么两样。直到 1990 年的一天,小李倩突然声称自己肚子痛。

李平夫妻起初不以为然,认为女儿只不过是吃坏了肚子。可是,眼看李倩止不住地喊疼,并且还伴随着恶心、腹泻的症状,一个小时后情况丝毫没有好转时,夫妻俩这才慌了手脚,立刻将她送到了最近的地段医院。

可奇怪的是,无论医生怎么检查,都查不出李倩的病因。正当他们准备将女儿送往其他医院时,李倩身上诡异的腹痛之疾却突然消失了。见到女儿又变得跟没事人似的,活蹦乱跳,李平夫妻也只得面面相觑。黄雅丽当下忍不住跟丈夫犯嘀咕:「这孩子,不会是中邪了吧?」

李平是个老实巴交的上海男人,在这种情况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安慰妻子,叫她不要瞎想。可他们没有想到,此后每一年,李倩都有一到两次这样的「犯病」。每次都痛得直冒冷汗,并且症状越来越严重。

几年间,李平夫妻带李倩走访了多家医院,大大小小的检查做了不少,医生的说法也都很相似。说是查不出具体原因,并且不论以何药物治疗都没什么效果,但是注射糖水、生理盐水却能缓解李倩的疼痛。

当时,由于李倩年龄尚幼,且平时的精神状态也很正常,夫妻俩也没多想,以为小孩子只不过是胃肠功能紊乱,只要多注意调养即可。黄雅丽对女儿的怪病偶有怨言,每回都是李平好言相劝,护着女儿。

在父母尽心的照顾下,李倩的腹痛症状渐渐自愈,一连几年都没有再发病。直到 1994 年的一天,又一件奇怪的事发生了。

3

1994 年初,李倩开始出现猜疑的症状。在与朋友们和父母的相处过程中,她总是怀疑别人在嘲笑自己,有时候觉得颈部、背部难受,还会控制不住地傻笑和手舞足蹈。

李平夫妻只当是小孩子发脾气,并没有加以重视。直到一天上午,黄雅丽像往常一样在厨房为李倩准备午饭,忙碌中没有留意脚下的水迹,在瓷砖地上滑了一跤。正当她挣扎着尝试爬起时,一件恐怖的事发生了。

本来人在客厅的李倩,不知何时竟已来到了厨房门口,冷眼看着摔倒在地上的母亲。在一阵诡异的沉默中,她忽然笑了起来。

听到这里,我不自觉地抿了口茶,想要掩饰一下自己的情绪。连我都觉得李倩的行为有些惊悚,可想而知她的母亲当时心里有多害怕。

在一阵「嘻嘻嘻……」的刺耳笑声中,黄雅丽第一次感受到了女儿的异样。她赶紧将正在上班的丈夫叫回了家,夫妻俩开始怀疑李倩存在精神方面的疾病。

当年 4 月,李平夫妻将李倩送至精神卫生中心治疗。经过检查,医生初步判断李倩可能患有精神分裂症,但由于当时李倩年纪还小,症状也不明显,所以没有直接将她定义为精神分裂症,而是诊断为患了「臆症」。

自此之后,李倩开始服用相关药物进行治疗,症状一度得到了控制。出院后,李倩逐渐恢复正常的学习和生活。李平夫妻暗自庆幸,以为女儿的疾病已经痊愈,就自行停止了对她的药物治疗。

李平懊悔地对我说:「要是当时我们听医生的话,没有自作主张就好了。」

4

停止服药后,李倩平静地生活了 5 年。可到了 1999 年,她再次性情大变,情绪变得极易激动。她在学校里经常与同学争论,甚至大打出手,老师生气地把李平夫妻叫到学校,希望他们能管好自己的女儿。

回家后,夫妻俩轮番对李倩进行教育。没想到,李倩竟然趁晚上父母睡着时,用家里的化妆品制作成「燃烧弹」,并点起火扔到了父母床上,嘴里激动地叫喊着要烧死他们,自己也要同他们一起去死。

幸亏李平睡觉容易惊醒,发现后及时灭了火,李倩这才没有酿成大祸。

自此以后,夫妻俩开始对女儿有所忌惮。尤其是母亲黄雅丽,经常半夜做噩梦吓醒。她哭着对丈夫说:「自己过的不是人过的日子。」

到了当年的年底,李倩的病情愈发严重。她开始瞒着父母,用啤酒瓶砸自己的脑袋,拿刀划伤自己的脸。学校的老师发现李倩头上、脸上的伤痕,询问她这些伤都是谁造成的?李倩面不改色地对老师说:「都是我爸妈弄的。」

老师将信将疑,找到李平夫妻了解情况。他们这才发现,女儿的精神疾病很有可能复发了。

一番商量后,夫妻俩决定将女儿再次送到精神卫生中心治疗。

这一次,李倩被明确地诊断为是患了「精神分裂症」。此后虽然她再度服药但是疗效不佳,病情时有反复,经常会出现暴躁、激动、猜疑的情况。

2000 年,李倩开始出现幻听。2005 年,她声称听到父亲与毒贩之间的对话,对派出所报过一次案。此后,李倩开始拒绝吃药,还将父母准备好的药物全部倒进了马桶。

停止服药后,李倩的病情迅速加重。她说自己经常会看到骷髅,总是听到别人在叫自己的名字,脑子里好像有一个影子在控制着她。最严重的时候,李倩甚至看到自己手上长出了东西,变成了怪物的手,还看到别人的眼睛都在流血。

李倩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好像有一把火在烧,不断地出现人影和妖怪,痛地撕心裂肺。

李平夫妻在不得已之下,第三次将女儿送往精神卫生中心治疗。

5

此时,李平夫妻就坐在我的办公室。讲到女儿发病时的可怕情形,黄雅丽忍不住啜泣,情绪激动。

我让助手倒来两杯温水。父亲李平接过,连连对我道谢。眼看妻子的情绪渐渐平复,李平从包里拿出几张照片递给我,都是他带女儿去公园玩耍时拍下的。照片里的李倩扎着小辫,面容清秀,手里捧着橘子汽水,正开心地对着镜头大笑。这样的照片,估计每一个出生在 80 年代的上海人家里都有一张。

我让他们继续说下去。作为办案律师,我要尽可能地掌握更多的线索。

从李平的口中,我得知李倩的症状虽然听上去很可怕,但是这一精神分裂症状并不是持续发生的。在未发病时,她也能够和普通人一样正常地生活,甚至在外还有一份兼职。但是在发病时,她却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我事后翻看了李倩在网上的聊天记录,发现她在清醒时,能够清楚地认识到自己与常人的不同,也很抵触自己的精神疾病。

6

李倩年幼时,由于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曾经遭遇过几个小混混的性侵。此后,每当她犯病时就会丧失对性方面的辨别能力。李倩经常偷偷跑出家,逢人便喊着要与之结婚。

她还声称:「只要和我结婚,我爸妈就会给房子车子,还会送几十万当作嫁妆。」

2018